跳至主要內容
港青向上流/向下流 4/2/2013

出席了一個研討會,主題是香港年輕的一代該如何面對向上流還是向下流的問題。我一開始就老實不客氣地指出,這個題目本身就不妥當。世上只有向下流,不會有向上流的。由於有地心吸力,液體在流動的時候,只會向下,絕對不會向上。把這個規律套用在社會上亦然。香港的青年人如果自己不發力,不力爭上游,而是隨波逐流的話,就一定是向下流,而不會向上流。

 

力爭上游是一件很費氣力的事,當然不及隨波逐流舒服;在正常情況下,選擇後者的人一定比選擇前者的人多。我年輕的時候亦有一段時間因這種選擇而蹉跎歲月。那後來是甚麼令我改變的呢?並非我突然轉性,不再好食懶飛,而是迫於無奈。

 

人的行為,往往並非出於理性,而是礙於環境。因此,開研討會向青年人曉以大義,作用不會太大。青年人自小就從父母與師長處聽過這類道理。他們一定會覺得講來講去都是三幅被。要青年人力爭上游,最有效的方法莫如要他們意識向下流的風險與禍害。

 

我年輕時,父親向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是「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當時的社會,還未有安全網,隨波逐流的結果是流入地獄的火海,後果極其嚴重。一個尚有眼睛,可以感受到客觀世界的年輕人,當他知道他的真實處境的時候,他就會被逼著要發力。如果我當年知道遲些就會有綜援,甚至有全民退休計劃,我也會選擇先嬉戲一下。

 

因此,我不贊成政府利用抽稅的方式,把財富重新分配,為社會上所有的人都搭造一個安樂窩。這只會令選擇向下流的人無需接受後果的懲罰。

 

老子認為,「道法自然。」在自然界,不力爭上游的三文魚,就不會有機會繁殖,弱種不會流傳。人類若是狂妄自大,以為可以不用遵守天道,只會導致弱種流傳,DNA變質,命運愈加可悲。

 

我這樣說,並不代表我認為現有的制度已經很公平,無需進行改革。我只是覺得,要改革分配方法應著重首次分配,亦即是說,要讓有份參與創造新生財富的工作人員也可以分享工作成果,而非只讓出資本的人獨佔。只要這樣,選擇努力向上的人才可以取回他們該得的成果,他們的努力才會有正面的吸引力。這樣,人類的生產力才會如噴井一樣爆發,面目一新。

 

我不贊成的是,以抽稅的方式去修正首次分配的不公平。因為這只會把權力交給政府,令人民沒法掌控自己的命運。由政府對財富進行第二次分配,只會給官僚乘機抽水。官僚只會搞平均主義,令努力工作的人得不到應得的回報;結果只會令到更多的人甘心向下流算了。

(轉載自201324am730C觀點) 

 

 

 

相關標籤
施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