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為何這麼多的學生都感到抑鬱? 23/11/2017

我是在坐的士的時候,聽到電台的新聞報道說,有團體的調查發現,每七名小學生便有一名有抑鬱徵狀。的士司機立即回應,「真有這麼多嗎?如果真是這樣,那香港的孩子真是愈來愈不濟。我讀小學的時候,環境比現時的更差,哪裡聽過有人會抑鬱。真不明白,為何現時孩子,動不動就覺得自己好慘,甚至走去自殺。香港人真是一蟹不如一蟹了。」

 

研究心理的專家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不應排除小市民有自己的觀察與判斷。我自己的感受就與那個的士司機差不多。

 

回想我讀小學的時候,一樣有開心的時候,也有不開心的時候,人生總不會事事如意。在那些年,孩子受挫折的機會,不會比現時少;只是我們很快接受現實,知道有些事情是非個人能力可以改變的。

 

譬如:我家裡窮,平時不會給孩子零用錢;我看到別人吃零食的時候,就只能吞口水,不敢有奢望,連聖誕節同學送我聖誕卡,我也沒法回禮。我起初感到很不好過,但父親說:「同學每天都見面,不用把聖誕卡寄來寄去。」我只好接受父親的說法。

 

反觀今天的孩子,家長已盡可能滿足他們的需要,反而一有點不如意就會很不開心,很容易墮入抑鬱之中。為了避免自己的孩子也出現這種情況,我建議自小就讓他們受點挫折。包括好吃的東西不要太早有得吃。這樣他們就會渴望長大,將來有更多的自主權。

 

我年幼時就很想食話梅,食街邊的牛雜。這些都是父母不會讓我如願的。我要等第一次拿到自己的工資後,才有機會初嚐滋味。其超凡的味道,源自早年的長期遏抑。現時的青少年,所缺乏的,正是其成長過程中必須有的遏抑,以致他們的生命變得缺乏味道。

 

所以我不贊成讓孩子穿得太暖,吃得太飽。這不但可以令他們珍惜資源,還可以提升他們的身體機能,可以在普通的食物中也提取出足夠的營養,可以不穿太多的衣服,身體也有禦寒能力,人的求生意志會因為貧困而變得更加強烈;身體會因而分泌激素,令人不容易抑鬱。

 

我讀書的時候,香港的教育制度比今天的更不合理。中學有會考,小學也有會考,學校多採用金字塔式的淘汰制,只有極少數人可讀大學,怎會沒有壓力?當時的老師不但可以臭罵學生,還可以進行體罰。若讓家長知道自己給老師罰,只會惹來同罪再罰。學生早知他們是沒有投訴機制的,唯有接受現實。

 

由此可見,現時的學生之所以會出現精神問題,並非社會給他們的壓力大了,而是社會令他們對現實世界有幻想,以為這個世界實在太完美了,以至他一接觸真實的世界時,就處處感到失望,精神不斷地受挫折,感到十分沒趣。

 

現時,連心理專家也診斷他們有抑鬱徵狀,那他們就更加認定自己有病,可以「喊苦喊忽」,甚至要求停學接受治療。我擔心這不一定是好方法,因為抑鬱是會鑽牛角尖的,愈想愈覺得自己慘;不如把不開心視作閒事,找一班好朋友暢談自己的體驗,然後一起在日常生活中,尋找生命的價值。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71123)

 

 

 

 

相關標籤
施永青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