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西方的人道主義在難民問題上現形 20/4/2018

西方一向高舉人道主義的旗幟,很多時還以「人權無疆界」為由,不惜出動武力,對別國的內政進行橫蠻的干預。然而,西方在人道問題上真的是這麼執着嗎?當然不是,只要看看他們如何對待歐洲的難民問題就知道了。

 

近年有大量難民流入歐洲。這些難民主要來自敘利亞、利比亞、阿富汗等國家。起初歐洲的政客還想為難民提供適當的安置;因為他們知道,這些難民的出現與他們之前在這些國家的政治行為有關,他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他們很快發現,要照顧大量難民可以為本國帶來沉重的負擔,自己國家的人民大都不甚願意。如此下去,下次大選時將議席不保。所以只好按選民的意願,拒以人道主義的立場來照顧難民。

 

由此可見,不管平時把人道主義說得怎樣至高無上,一遇到本國的利益,就立即把人道主義放下一邊,眼不見為淨。在這類問題上,總是指責別人容易,要自己履行就藉口多多。如果真的有中東難民佔據了歐洲一隅,賴着不走,不排除歐洲人也會像緬甸人對付羅興亞人那樣,千方百計也要把難民趕出歐洲。

 

歐洲是首次遇到這麼大的難民問題,所以才在處理上前後出現變化。澳洲早年就遇過越南難民問題,所以早有一貫的政策——就是不管難民來自羅興亞還是別的甚麼地方,都一概把難民船拉出公海,不管船上是否有老病婦孺,都一律不許靠岸。現在一些地中海沿岸的歐洲國家,也採取類似的政策,利用海軍的防禦力量,不許難民船靠近本國領海,完全不理難民死活。

 

本來,西方國家的經濟發展得比較好,應更有條件在難民問題上承擔多一些人道主義的責任。但現實反是平時在人道主義問題上並不高調的第三世界國家,在難民問題上更有包容胸懷。

 

歐洲收了不到100萬難民已叫苦連天,但一個土耳其就收了250萬名難民;窮如巴基斯坦,也收了超過150萬名難民;以人口比例計,黎巴嫩收的比例最高,每5個國民就收了一個難民。

 

或許這些國家收了這麼多的難民並非心甘情願的,只是自己的國家處於出事國家的旁邊,而自己國家的邊境防禦又並不嚴密,被難民一湧而入也沒辦法,但起碼這些國家並沒有用武力把難民即時驅趕回國。巴基斯坦亦只是等阿富汗局勢平靜下來後,才逐步把阿富汗難民遣返。相反,難民問題的始作俑者——美國,卻不肯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一早已訂定法例,拒絕接受敘利亞難民。美國連很多伊斯蘭國家的旅客也不容入境,以免有難民成了漏網之魚。

 

美國作為全球最富裕的國家,理應在難民問題上承擔多些責任,但以特朗普上任以來的作風來看,他只會比他的前任更着重美國自身的利益,所以不能奢望美國會在難民問題上肯承擔更多的責任;只是希望美國能為了自身的利益,不要在世上到處點火,燒成爛攤子,然後一走了之。這必然會損害美國作為老大的形象。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420)

 

 

 

相關標籤
施永青          美國          歐州          政府          政治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