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中期選舉難結束美國分化 7/11/2018

執筆時,美國中期選舉尚未有結果。一般估計,共和黨可維持在參議院的輕微多數;但在眾議院卻沒法維持多數黨地位,民主黨有機會對特朗普今後的施政起更多的制約作用。

 

如果結果真是這樣,就顯示特朗普當選後,雖做了很多貌似成功的政績,但並未能令美國人全面認同他的施政方向,不想美國全面向右轉的人仍相當多;即是說,美國社會仍會十分分化。

 

這種分化主要表現在本土利益與人文價值的衝突上。特朗普是本土優先派,為了令美國再次強大起來,他認為美國應放棄一貫主張的人文價值;為了集中力量扭轉美國走向衰落的趨勢,美國應該收回過去對國際的承擔,把自己肩負的國際責任降到最低。

 

為此,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協議,退出伊朗簽定的核協議。此外,他又要求盟友承擔更多軍費開支,並限制盟友與美國不喜歡的國家交往。他以排斥難民的方式,企圖令選民相信,他才最代表美國的本土利益。他狂妄自大,隨時出爾反爾,憑著美國仍然佔優的實力地位,逼使其他國家都得就範。

 

然而,他這種做法完全違背了二次大戰以來,西方一直在搭建的全球秩序。這個全球秩序建基於一套普世的個人主義人文價值觀。這包括:每個人的生命、自由、私產都應得到最基本的尊重。這是基本人權,不容其他人,包括政府隨便剝奪。而保障這些基本人權的最佳方法,是在國家層面推廣民主與法治,在國際層面推廣自由貿易與和平競爭。很多國際組織與國際協議都是在這種價值觀之上建立起來的。如果沒有這套秩序,世界就會有很多磨擦,甚至出現戰爭。

 

當美國的大國地位相對穩定時,美國國內的精英分子都認為美國有責任去推廣這套價值觀,以維持國際秩序。但近年中國崛起得太快,且發展的模式又與西方不一樣,遂令特朗普一幫右派覺得,若不先令美國再次強大起來,即使四處宣揚普世價值,最終亦會被中國顛覆。所以他們主張先維持美國的實力地位,其他的價值觀可以暫且不管,以免變成再次強起來的負累。

 

然而,由民主派領導的自由精英分子卻不是這樣看,他們認為特朗普的做法,足以動搖自由世界的基本秩序,因為如果連美國也不尊重普世價值,世界將無以為立,必然會陷入混亂。他們擔心,特朗普的壞榜樣會被極權國家利用。令極權國家也可以在國族利益的旗幟下,不理人權、自由、民主、法治。所以,他們視特朗普為西方自由系統的最大威脅,認為特朗普不但不能令美國強起來,而且令美國陷入災難。是以民主黨人號召美國人民在這次中期選舉中不要支持共和黨,以阻止特朗普把美國引入歪路。

 

不過,照目前選情來看,美國國內仍是十分分化。未有一派可以掌握絕對優勢。若果這種情況持續,美國力量就無法凝聚,美國要再次強起來就不那麼容易。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117}

 

 

 

相關標籤
施永青          中國          美國          歐州          特朗普          政府          政治          經濟          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