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為何經常看錯,仍繼續訪問我? 21/11/2018

有朋友告訴我,網上有人列舉我過去測市失誤的事例,問我有何回應。我說,我真是十分感激他,敢於把事實說出來。我的確不一定看得準,對我的預測,大家應自行判斷,不可輕信。

 

事實上,很多我的預測,都是臨時應記者的提問而作出的,而非在自己感到十拿九穩的時候提出的。在大部分時候,我都有警告記者,我並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且過去的失誤也多。他們有責任把實情告訴受眾,提醒受眾不可輕信。只可惜記者在報道我的回應時,甚少這樣提醒受眾。此之所以,我得感謝那位在網上列舉我多次預測失誤的人,他多少令我減少了一點愧疚感。

 

我常對記者說,既然你選擇來問我,我就按我這一刻心裡的感覺來回答你的問題。至於我提供的答案是否值得報道,傳媒得自己作判斷,他們有責任向受眾負責。我能做到的只是心怎樣想,口就怎樣說,絕不會口是心非罷了。

 

有些市場評論員喜歡經常列舉過往自己看中轉角位的事例,我甚少這樣做。因為我十分清楚,即使我以往次次看中,亦不代表我今次亦一樣能夠看中,我不想讀者會有誤會。

 

今天的市場愈來愈複雜,除了代表上帝之手的市場力量外,還多了政府之手,與大企業之手,他們都會在不同的位置,對市場作行政干預,令市場比之前更加難以預測,以致過去的市場走勢模式,不一定可以套用在往後的市場表現,此之所以,連索羅斯一樣會睇錯市,何況是施永青。

 

我自己做投資的時候,幾年才做一次重大的決定;但做市場評論員卻不能這樣做,記者是無時無刻都會來問你的,尤其是市場出現一些變數的時候,記者都很想有人可評估一下,這些新出現的形勢對後市會有甚麼影響?在這種情況下,評論員亦得按新的形勢而不斷轉變看法。

 

其實,轉變看法有別於轉軚;轉軚通常是指立場與原則的轉變,與對前景看法的轉變不是同一種性質。市場變了,評論員的看法當然亦得跟着變。民眾想知道的是市場下一刻的情況,告訴他們市場久升必跌是沒有意思的。在一般情況下,民眾只想知道未來一周至一季的情況,過早地去預測半年至一年以後才會發生的事,即使沒有出錯,民眾也有半年至一年的時間,覺得你的預測未能兌現。因此,我通常只會對即將出現的事情才會作預測。半年後才會出現的事情,我都盡量不去預測。

 

我從八十年代中開始,已經常接受傳媒訪問評論房地產市場,前後已超過三十年,雖然不是每次都看得準,但傳媒還是喜歡找我。原因可能是我多少懂一點邏輯思維,而且擅於用淺易的說法把問題說清楚。此外,我亦喜歡在解釋市場的情況時,引用一些經濟理論,讓受眾將來自己也可以運用這些理論去分析市場。有時,我的結論可能不正確,但由於還能言之成理,且有自己獨特的觀察,所以至今仍受記者歡迎罷了。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1121}

 

 

 

 

相關標籤
施永青          私人住宅           樓價          金融機構                              香港          政府          政治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