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阿富汗難民在伊朗的生活 14/12/2018

今次隨聯合國難民署訪問伊朗,驚覺伊朗原來對難民可以這樣寬容。起初我對我看到的東西多少有點不相信,懷疑是否只是一場精心炮製的表演。所以我是一邊看一邊留意是否有漏洞。最後,我不得不相信阿富汗難民在伊朗真的沒有受到歧視,他們大部分都已融入了當地社區,而且還可以生活得不錯。

 

陪我在伊朗各處視察項目的聯合國人員來自不同的國家,有來自荷蘭的、法國的、烏克蘭的、日本的、斯里蘭卡的與新加坡的。他們是在不同的時期派駐伊朗的,事前互不認識,不可能「打籠通」,與伊朗政府合謀,做戲來騙我。再者,聯合國難民署的資源有限,而需要援助的地區卻很多,他們不可能會花資源去協助伊朗政府弄虛作假。此之所以,我傾向相信我今次看到的情況是真實的。

 

我到過一些阿富汗難民聚居的地區。那些地區大都座落在城市的外圍,但並沒有圍牆隔離,亦有當地人散居在難民區中,雙方相處融洽。

 

我去過一些當地的學校,學生中有阿富汗人,也有伊朗人。他們在同一個課室裡上課,一起搶答問題,沒有任何芥蒂。他們在一起遊玩的時候會吵架,我看得出是真情流露。

 

在這些難民聚居的地區,政府鼓勵及協助難民自己組織起來,協助區內的弱勢社群,又搞職業培訓,及合作創業。我參觀了一間由阿富汗難民與伊朗人合資經營的製衣廠。他們生產的西裝很有水平,據稱已有自己的品牌,並有能力接來自歐洲的訂單。我即場買了一件外套,打算上班時穿著,看來一點也不會失禮。

 

此外,難民又在區內自己成立了糾紛處理中心,以自行處理一些區內的糾紛,不用事無大小都鬧上法庭。中心裡有裁判官,會聽取雙方的陳情後才作判斷,重視程序公義,能起一定的調解作用,減輕了當地法院的壓力。

 

我們亦訪問了一個醫療中心,接待我們的一個醫生便是難民出身。她是一個女性,很高興有機會在伊朗上大學讀醫科,並獲得執業資格,可以為自己的同胞服務。她的際遇,可比沙特阿拉伯的女性好得多了。沙特女性到今年才容許在路上開車,而作為難民的她卻已經成為專業人士了。但美國卻選擇制裁伊朗,維護沙特。

 

在這個醫療中心,我們除了會見醫療工作人員外,亦與病人及他們的家屬開了一次座談會。我察看了他們的醫療紀錄簿,上面紀錄了他們在甚麼時候,在哪個診所,看了哪個醫生,拿了些甚麼藥,做法雖然原始,但可以看到這個系統已運作了一段時間,不是臨時湊集出來的。

 

那些病人見有外人來訪,老實不客氣,乘機投訴診所不夠,她要坐很遠的車來看病,不夠方便。亦有人投訴,診所裡的醫生不懂得看病,所開的藥方,在伊朗根本沒法買得到(可能因為禁運)。他們的投訴,令接待我們的衛生局官員感到有些尷尬。我安慰官員,類似的情況香港也會出現,他們連難民也這樣照顧,已比世上很多地方都做得好。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難民竟然也敢大膽投訴,伊朗看來不似完全沒有言論自由。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81214}

 

 

 

相關標籤
施永青          美國          香港          政治          經濟          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