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可如何處理野豬為患 12/2/2019

漁農自然護理署的紀錄顯示,近年有關野豬的投訴激增。2011年只有225宗,到2017年已增至738宗;6年裡增加了2.28倍。

 

我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來香港生活的。當年很多香港人仍用燒柴的方式煮飯。郊野的樹木大多已被砍伐,山頭都是光禿禿的,不適合大型野生動物棲息,所以當年我雖然常在野外玩耍,卻只見過一次野豬。

 

那個年代,食物非常珍貴,野豬若是真的碰上了人,應是凶多吉少。所以野豬遠遠聞到人的氣味,都會避之則吉。野豬是為了自保,才盡量不讓人有機會碰見牠。

 

香港富裕起來之後,人們不再燒柴了,郊野的環境大有改善,到處都長滿了樹木;加上農民又大量棄耕,令野豬多了棲息地與食物供應,可以繁殖得比以前更快。

 

環保人士說,野豬與人的接觸機會增加,是因為城市的擴展,侵佔了野豬的棲息地。這與我的觀察不太一致。香港的情況是野豬繁殖得太快,而人又不會傷害野豬,所以野豬愈來愈大膽,敢大模斯樣地進入市區覓食。

 

雌性野豬一年可以懷孕兩次,每胎可以生412隻。幼豬只需810個月就會性成熟,通常在一年半之後,就會有機會生第一胎,但這已足以令野豬的數字以幾何級數暴增。所以,野豬為患的情況不止香港有,歐美國家一樣十分嚴重。牠們會偷吃農作物,破壞高爾夫球場,傳播豬瘟,襲擊遊客,亦會破壞生態環境,導致很多地方的政府,都得採取嚴厲的手段去對付野豬。

 

香港的問題是有部分市民不聽政府勸告,喜歡上山餵野豬,令野豬養成了向人索取食物的習慣。人的食物比較精緻,味道又好,野豬「食過返尋味」,若遇到索食不果,野豬就會發惡襲擊人,所以近期不時有收到野豬傷人的報告。社會有聲音認為,政府必須拿出有效的手段,把野豬的問題處理好。

 

政府現在的做法主要有三方面:一是勸喻市民不要餵食野生動物;二是處理好垃圾,不讓野豬有機會偷食;三是為野豬做絕育手術;可惜皆成效不彰。

 

鄉議局有人建議引入野豬的天敵;但野豬的體型龐大,性格凶猛,在自然界只有老虎、熊、花豹、與成群的狼,才有能力獵殺野豬。只可是,香港的郊野環境並不適宜這類野豬的天敵生活。即使可以,這類野獸對人類帶來的傷害,可以比野豬更甚。

 

其實,野豬最大的天敵是人。只要政府願意開禁,讓原有的野豬狩獵隊恢復工作(狩獵隊因愛護動物組織的反對自2017年停止活動),加強活動,不難將香港的野豬數目下降至一個香港人可接受的水平。

 

野豬並非瀕危動物,全世界到處都有,香港沒有責任非要保護牠們不可。外國對付野豬過多的方法,通常都是由政府出獎金,予成功獵殺野豬者。香港政府根本不用出獎金,只要野豬狩獵隊重新接受報名,即使要收巨額報名費,也不愁沒有人想參加。建議的理據,明天再續。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212)

 

 

 

相關標籤
施永青          香港          政府          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