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人是豬與猩猩的混種嗎? 15/2/2019

最近在報章上首次接觸到一種極其怪誕,難以置信的觀點,竟認為人是豬與黑猩猩雜交的混種。

 

提出這套觀點的人名叫麥卡菲(Eugene M. McCarthy),曾在美國喬治亞大學拿過有關基因研究的PhD,並在該大學做過研究,教過書。他自命為「研究鳥類進化的權威」,但實際上在學術界的地位不高。他的創見認為:物種是透過雜交混種,於是出現重大的基因異變,才進化成新的品種的。

 

他先是把這套觀點用來解釋某些鳥類的進化,但引不起多大的迴響。於是語不驚人誓不休,竟說人是母豬與雄黑猩猩,因一時性衝動而雜交所產生的混種。只是,這套理論並沒有在學術界贏得認受性,只是偶爾在傳媒上以怪談的方式出現。

 

按達爾文的進化論,基因的異變主要是受環境影響,而不是靠混種產生。性的作用,在達爾文的理論中亦十分重要,但主要是讓強者的後代才有機會延續,於是篩選出更好的後代。這個過程是漸進的;但麥卡菲的那套理論卻是憑雜交而突變的。

 

有一點生物知識的人,都無法想像,黑猩猩會與豬雜交,並可以產生混種,兩者雖同屬哺乳綱,但前者屬靈長目,後者屬偶蹄目,不同目的動物之間,即使出現交媾,亦從未有成功受孕的先例。

 

生物分類學上,先是分界,再分門,其下還分綱、目、科、屬、種。一般同屬不同種之間才有產生混種的先例。如馬與驢之間,獅與虎之間。但牠們的下一代,由於基因不成雙,沒法進行減數分裂,形成性細胞,所以都是沒有生殖能力的。因此,這類雜交根本不可能產生新的物種。

 

豬與黑猩猩,既不同屬,又不同科,亦不同目,所以在外貌、生活習性與棲息地方面都有很大的差異。兩者有沒有機會偶遇?相遇的時候是否都在發情(動物要在發情期才會交配)?以及雙方能否產生性吸引?這些都是不確定的。

 

生物學家在野外的觀察顯示:雄的黑猩猩有時的確會試圖與其他動物交媾,但這並不代表牠們會產生後代。雌性動物的卵子,不會一碰到甚麼精子都會受精的。卵子是十分挑剔的。非我族類的當然會排斥,即使是同屬同種的,亦會先行鑑別,要視乎精子的活躍能力與健康狀態,才決定是否讓精子穿過卵子的細胞膜,與細胞核的基因相結合。以人為例,男性一次射精數以千萬計,但女性的卵子亦不是每次都對其中一顆精子看得上眼。因此,要豬的卵子肯接受黑猩猩的精子,可能性極低。

 

麥卡菲單憑醫學上,人在燒傷後可以用豬皮暫代,協助療傷;以及豬的器官可以移植到人體內應急,就妄斷豬的卵子會接受黑猩猩的精子是不成立的。接受豬器官的人要用很多抗排斥藥,而且最終亦是沒法真正結合,可見這種結果並不自然,亦不可能長久。因此,大部分科學家都不相信黑猩猩與豬在自然環境下會產生混種。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215)

 

相關標籤
施永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