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美國面對的不只是中國問題 18/2/2019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強調要令美國再次強大起來,具體的做法是要把中國壓下去,好像只要不用再受中國的威脅,美國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再次走上康莊大道。

 

然而,現實並非這樣,美國現時面對的很多難題都與中國無關,而是源自美國本身,既有社會性質的,亦有經濟性質的,也有政治性質的,而且互相糾纏,可謂已積重難返。

 

譬如,美國白人的出生率不足,遠不及黑人與西班牙人。而美國的精英卻在骨子裡覺得這類人的質素不及白人,將來美國的質素會因人口比例的此消彼長而下降,美國的經濟實力也可能因此而下降。

 

 

美國是民主國家,人口比例的改變,還會影響美國的政治取向。政客為了當選,只好遷就多數人的傾向。美國的精英擔心美國會愈來愈非洲化、墨西哥化,此之所以,特朗普為了在墨西哥邊境建圍牆,不惜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在特朗普心底裡,設法維持美國由白人主導,可不是一件小事。

 

然而,美國的白人肯不肯生孩子,並不是壓倒中國後就可解決的。美國的白人生育率低是結構性的,要解決這個問題,可能會動搖美國的根基──個人主義。

 

美國人相信,個人的自由高於一切其他的需要。個人喜歡同性戀就同性戀,個人喜歡不結婚就不結婚,個人喜歡不生孩子就不生孩子,社會不可施壓。生孩子只是家族的需要,國家的需要,對很多個人而言,只會帶來負擔,影響生活質素。因此,要鼓勵國民生孩子,單是提供經濟上的誘因仍不足夠,還得在意識形態上遏抑個人主義。但個人主義卻是美國立國的根基,觸動它足以牽一髮動全身。

 

近年,美國人的家庭觀念愈來愈淡薄,離婚率已超過一半。孩子失去一個健康成長的家庭背景,加上普及教育的失敗,新一代的質素每況愈下,競爭力已不比新興國家優越,導致工種不斷流失,需要社會照顧的人變得愈來愈多,貧富懸殊正邁向991。人民的幸福感怎不愈來愈弱?

 

美國的經濟素來依靠內需,但社會的分配不公平卻令廣大的基層購買力不足。為了維持內需的水平去帶動經濟,金融業必須向沒有能力還錢的人也提供大量信貸,次按危機就是這樣發生的。

 

除了美國人民需要靠信貸去維持生活水平外,美國政府亦需要大量舉債去維持運作。為了維持全球霸主的地位,美國需要大量的軍費開支。中國要維穩,美國也要維穩,而且要維全球之穩,怎會不吃力?結果就只能不斷舉新債去還舊債,形成惡性循環。

 

隨手拈來,美國所面對的問題已一大串,但美國卻缺乏一個有效的政治機制去解決這麼多的問題,民主、共和兩黨對解決這些問題的認識可謂南轅北轍,以至在議會內釀成嚴重的內耗,結果政府為應付迫在眉睫的問題已耗盡精力,無法為長遠的危機作好部署。

 

以上的問題與中國的關係不大,美國若沒法有效地加以解決,一樣難免走向衰落。「壯則老」是所有強國的宿命。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218)

 

 

相關標籤
施永青          全球經濟          中國          美國          政府          政治          經濟          全球          軍事          債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