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反伊斯蘭入侵的號角已經響起 20/3/2019

新西蘭基督城發生令人震驚的恐襲事件,有白人槍手接連襲擊兩間清真寺,死傷枕藉。很明顯,槍手是要在伊斯蘭社群散播恐慌,要伊斯蘭社群知道,他們在新西蘭不受歡迎,當地的白人會不惜用一切手段,包括血腥殘殺,也要把他們趕回老家。

 

被捕的疑兇來自澳洲,可見他針對的並非只是新西蘭的情況,他擔憂的是整個西方文明正受到伊斯蘭入侵的威脅。我相信他選擇基督城去發動恐襲是有象徵意義的,他要在基督徒的家園吹起反伊斯蘭入侵的號角。

 

疑兇在法庭提堂時毫無悔意,還趾高氣揚地做出寓意白人優越主義的手勢。他直認不諱,要以恐怖手段,「向入侵者展示,我們的家園永遠不是他們的,只要白人一日存在,他們無法征服我們的土地,無法取代我們的人民。」他發動恐襲的目的,並非單是著意於恐嚇一下伊斯蘭社群,還想藉此把其他白人也動員起來,一齊投入一場把非我族類趕出白人世界的「聖戰」。

 

其實,對伊斯蘭入侵有擔憂的人在西方有很多,只是他們的行為不一定像疑兇那麼極端罷了。不過,有些人會比疑兇更深思熟慮,他們知道這樣做是犯法的,且殺傷力有限。他們只需要疑兇這樣的行為,去喚醒其他白人對伊斯蘭入侵的關注,以便他們可以獲得民意授權,可以進行更大規模、而且是合法的反伊斯蘭行動。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嘗試修改移民法,以阻止有更多的伊斯蘭移民入侵美國。

 

現實是西方過去二十多年裡所發動的戰爭,大部分都是針對伊斯蘭的,小布殊曾比喻他發動的戰爭是「十字軍東征」,只有透過這類戰爭,西方才可以合法地、大規模地制約伊斯蘭文明在世上的發展。恐怖分子只曉得用AK47M16自動步槍,但打起仗來就可以用轟炸機與巡航導彈。

 

在這二十多年的戰爭中,阿富汗人、伊拉克人、利比亞人、敘利亞人,死傷數以百萬計,流離失所的更數以千萬計。因而結下的深仇大恨,令伊斯蘭人不惜安排自己的妻兒去做人肉炸彈,也要報仇雪恨,西方無法不為此而付出代價。

 

西方要出動這麼強烈的手段對付伊斯蘭,是因為伊斯蘭的確有很多令西方無法安心的地方,令西方下意識地會針對伊斯蘭。

 

()    伊斯蘭教與基督教同是發源於中東,都想爭正統的地位。他們信獨一無二的上帝或真主,所以一定排他,沒法兼容對方。

 

()    歷史上衝突不斷,死傷無數,新仇舊怨,無法一筆勾銷。

 

()    伊斯蘭的原教旨主義不但抗拒西方的信仰,連西方的經濟模式也能成功抵制。這可比亞洲的儒家文明更難與西方兼容。

 

()    伊斯蘭社會生育眾多,民眾不會為了個人生活質素而拒絕承擔傳宗接代的責任。他們的人口增長快,將來一定可以在西方設計出來的民主政制下取得優勢。

 

看來,西方與伊斯蘭的衝突,今後仍會繼續。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320)

 

 

 

相關標籤
施永青          政治          全球          中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