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導遊口中的緬甸近況 24/4/2019

趁復活節假期到緬甸一遊。遇到一個質素不錯的導遊,令我可以從她口中探到不少緬甸的近況。

 

我得先介紹一下她的背景,好讓讀者判斷她是否會有偏見。她會說普通話,因為她父親是中國人,而她母親則有緬甸中邊境的少數民族血統。她自己在緬甸出世,有官方的出世紙,但仍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拿到緬甸的國民身份。她在緬甸的大學讀法律,曾做過兩年律師;但她覺得法律界太黑暗,才轉行做導遊。

 

我問她是否覺得被歧視,她覺得這很正常。她不算百分百的原住民,受到區別對待無可避免。她認為羅興亞人如果當初不是一定要爭取與原住民同樣的權利,現在應該可以過她一樣的生活。

 

她覺得緬甸社會對少數民族尚算包容,因為緬甸本身就是一個多民族的國家。她成長的過程中,與不同的民族做過鄰居,包括印度人,大家相處得不錯。她家是虔誠的回教徒,而緬甸則是一個佛教國家,大家各自修行,並沒有人來干涉她們的宗教信仰。當然,她在學校所受教育,都有濃厚的佛教內容,而她亦不會狂妄地要求學校轉教伊斯蘭教內容。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只會自找麻煩。

 

不過,她說如果真是要講歧視的話,她自己的父母是有的。她被要求不要結交本地的男朋友,認為他們是野蠻人。她父母對非我族類有一定的排他傾向,她覺得可以理解,這也屬於應該包容的內容。

 

她認為緬甸的多個少數民族的叛亂,若果沒有外國的支持,應該一早就可以剿平。本來鬧得最厲害的是緬北的少數民族,現在中國已不再支持他們,所以只好一一與政府軍議和。至於羅興亞人的問題,其實一直存在,現在突然上升到國際舞台,主要是受人挑撥,以藉此向昂山素姬施壓,要她行親西方的國策。

 

她說,羅興亞人與緬甸人的零星衝突一向都有,但甚少會小事化大,變成與政府軍的武裝衝突。現在更有人倡議要求自治。這些都是現時不可能成功的,真正為羅興亞人着想的話是不會提出的。所以她認為更可能是別有意圖的外國人在背後挑動的。羅興亞人被人利用了而不自知。

 

她認為背後的挑撥者很可能是美國。因為美國花了近二十年的心思才把昂山素姬捧上了台,怎料昂山素姬上台後,卻拒絕做美國的傀儡,擅自與中國交往,而不是圍堵中國。所以美國才會借羅興亞問題向昂山素姬施壓。

 

導遊認為昂山素姬作為緬甸的領袖,當然應該先考慮緬甸的利益,中國是緬甸最強的鄰國,最大的貿易夥伴,怎可以不與中國修好?如果為了美國的利益與中國鬧翻,只會害苦緬甸,緬甸不應步羅興亞人後塵。

 

她說,由於美國現時對緬甸的制裁,比對軍人當政的年代還要嚴,令商人都不敢來緬甸投資,所以近年的經濟發展並不如想像中好。她慨嘆,像緬甸這類弱國,要在大國的裂縫中生存並不容易,順得哥情失嫂意。昂山素姬背上的擔子實在不輕。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424)

 

 

 

相關標籤
施永青          中國          美國          政府          政治          亞洲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