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為香港的下一代擔心 22/5/2019

朋友在投資銀行當部門主管,問我是否願收留一個快要被他們銀行淘汰的練習生。他說,這個人質素不錯,他很想把他留下來;但他們的銀行行精英制,他的部門每年都可以請三個練習生,試用一年,但只准留用一個。

 

我說,投行出來的人我不敢用,因為他們原有的待遇太好了,與我們公司的編制與文化都不相稱。加上我們公司喜歡造就普通人,讓普通人也能幹出一番不平凡的事業,這才是我們的使命。我不想浪費他在外間的其他機會。

 

朋友說,他本已習慣了每年都要忍心把一批不錯的人淘汰,但這個是香港人,他已多年未見過這麼勤奮的香港青年了,所以才想幫他一下。我說,我給他一試沒有問題,只是他一定不肯來。選擇做投行的人,大都不會做地產代理。結果,我的估計沒有錯。

 

後來與朋友談起,他說他很為香港年輕人擔心,因為他們的同業近年已甚少聘用香港人。一個原因是他們在試用期間缺乏突出的表現,另一個原因是他們知道做投行很辛苦,而且競爭激烈,所以不想去接受挑戰。以至近年來應聘的本地新一代也少了。

 

朋友說,他並非說做投行就高人一等,但金融業始終是香港的基石,怎也不想看到在香港基石行業裏工作的,竟大部分都不是香港人,但這個趨勢卻已是十分明顯。

 

朋友說,他工作的商業大廈,進駐了多間外資銀行,平時在電梯裏碰口碰面的都是講普通話的人,香港人已愈來愈少。早年,的確有投行喜歡聘用高幹子弟,希望藉此打開內地市場,但自從美國政府嚴查之後,這種情況已大幅減少。近年上位的,都是經過競爭考驗的。

 

香港的年輕人,近年受教育的機會雖然多了,但上進心卻大不如前。朋友說,他入行時,很樂意加班,因為加班可以顯示公司在用他,他會盡量做好工作去證明公司並沒有用錯他。但近年,一過了四點半,他已不敢發放工作給香港人去做。他曾被下屬提點,不要這麼遲才發放工作給他做,他不敢保證工作一定可以在當天完成。有些人即使沒有口出怨言,但亦會面有難色。那他很自然會找一些願意加班的人來安排工作。將來誰有機會升職,答案已寫在牆上。

 

其實,經常要加班的何只投資銀行、I.T.行業、專業顧問公司,都經常要加班。凡新興行業、當旺行業,都競爭激烈,分秒必爭,不能走快別人一步的,都會被淘汰。所以並非上司喜歡叫下屬加班,而是競爭的環境使然。

 

香港的年輕人過慣了大都會的生活,卻忘記了要過這樣的生活是有前提的,前提是這樣的生活必須有高增值的產業來支撐。這些產業就是金融財務,創新科技與專業服務等。這些行業面對的都是全球性的競爭,工作不可能是「他他條條」的。

 

然而新一代的年輕人,卻過份着眼於法律提供給他們的權利;但單靠最低工資與最高工時,是打造不出大都會的競爭力的。以現時香港年輕人的工作態度,很難支撐大都會所需的競爭力。香港人將很難保得住現有的生活質素。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522)

 

 

 

相關標籤
施永青          中國          香港          金融股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