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中美皆想降溫 香港峰迴路轉 25/6/2019

昨文還在討論林鄭會否腳痛下台問題,今天社會上已沒有太多叫她下台的聲音,世事的發展有時真是連當局者也意想不到。

 

政府的立場顯然有變,除了暫緩修例外,還表示願意聆聽市民的意見。而反對派的言論亦漸趨溫和,不再非要林鄭下台不可,而且還表示願意對話,為香港謀求新的出路。此外,原先包圍警察總部,誓要警方撤銷暴動定性,釋放被捕義士的年輕人,亦已自動撤退,似乎今後亦不打算再度為同一個原因而集結。另一方面,民建聯亦表示,如果特首應反對派的要求,把暫緩修訂《逃犯條例》正式改為撤回《逃犯條例》,民建聯的支持者也應該可以理解。總之,雙方都在退讓,希望可以令事件降溫。

 

究竟甚麼力量在背後發動,令到原先繃得很緊的氣氛峰迴路轉?我起初想不明白,直至看到特朗普對反修例遊行的反應,我才意識到,在香港發生的事情無可避免會受到更強大的政治磁場所左右,很有可能,中美兩國領袖為了在G20碰面時有個良好的和談氣氛,令這次談判不會又再功虧一簣,所以都已責成他們在香港的代理人,立即令事態降溫。

 

按特朗普的一貫作風,他向來都是得勢不饒人的;但他並沒有借今次事件對北京落井下石。他沒有像民主黨的眾議院領袖佩洛西那樣,力數《逃犯條例》不妥當的地方,亦沒有威脅要撤銷香港的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他只是輕描淡寫地表示,他相信69日出來遊行的人有一百萬,卻沒有直接對遊行人士的訴求予以背書。他對記者說,有關遊行人士的訴求,最好由遊行人士自己來表達。最令人詫異的,是他竟認為香港今次的事情,應與中國一起去解決。

 

他這個回應得到中國外交部的讚賞,因為這十分符合中方的政治正確——香港的問題是中國自己的內部問題,只能由中國人自己來解決,外國不應說三道四。

 

然而,特朗普的回應卻叫香港的反對派吃了一記政治悶棍。因為,反對派一向認為北京是不可信的。按反對派的定位,誰要是透過中聯辦與北京接觸,誰就被視作背叛,等同出賣港人利益。現在特朗普卻認為,要解決香港的問題,必須有中國的參與。

 

 

這其實是政治常識,明眼人都看得到。香港所處的位置,必然受制於中國的政治磁場。現實是香港的一切重大變動,都得人大常委會通過才能生效;但香港的反對派卻以為,他們喜歡在香港搞甚麼就可以搞甚麼,從不肯費勁去尋求北京的認同,結果自然一事無成。今次連特朗普也說香港的事情要中國一起去解決,不知反對派有何感想?

 

不過,特朗普的話向來不足信。他反口覆舌,心中只有美國的利益,靠他來照顧香港的利益,只會是所託非人。現實是外國人最優以為之的是在香港為中國添煩添亂,然後藉此作政治籌碼,去與中國討價還價,換取更多的利益。特朗普今次為香港局勢降溫,並締造條件令政府與反對派對話,並不是為了香港好,而是他需要中國在貿易談判上與他們配合,所以必須拿出一些東西與中國交換罷了。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625)

 

 

 

相關標籤
施永青          習近平          中國          美國          特朗普          香港          政府          政治          經濟          貿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