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G20碰面會有成果嗎? 26/6/2019

因修訂《逃犯條例》而引起的社會撕裂與動盪,本應被投資市場視作為一種有負面影響的不利因素。然而在這段期間,即使政府部門屢受衝擊,但香港的股市卻穩步向好。恒生指數由不足27,000點升至28,000點樓上。市場的解釋是習特會在G20會議期間碰面,而且很有機會達成協議。股市於是把這項利好因素提前反映。再者,在香港上市的公司大部分業務都不在香港,而是在中國大陸,所以中美會談的成果所產生的影響,會大過本地政局所產生的影響。

 

在這種情況下,股市今後的走勢會十分倚重習特會面有甚麼成果。基於以下的因素,我的的看法傾向樂觀:

 

()以中國現時實力,美國已不可能一棍子就把中國打死。既然沒法速戰速決,那就只能打打談談,分階段進行。現時,第一輪的交鋒基本上已經完結,雙方都已探到對方的虛實,有條件展開談判,並取得一定的協議。

 

()為了增加自己在談判時的討價還價能力,美國已不斷加碼向中國施壓,希望逼使中國讓步。但其中部分加碼,分明是靠嚇,推行起來會有很多負面的連鎖反應,美國自己也不一定承受得起。以徵收最後3,000億美元中國貨的關稅為例,我認為是沒有條件在現階段推出的。原因是第一階段對500億美元首批中國貨徵收關稅後,後遺症現在才逐漸顯露;而第二階段的2,000億美元的中國貨關稅,最近才提升至25%,後果如何,暫時仍沒法評估。因此,我不相信美國在這種情況下,會向最後一批,亦是特朗普原先也最不想觸動的那批中國貨徵收關稅。如果不是想真的動手,那就得在限期前談判成功。

 

()特朗普已宣布會謀求連任,為了競選勝出,特朗普不能只讓美國人民看到,他有勇氣四處挑起事端,他還要讓美國人民看到,他在挑起事端後,可以把事情重新布置,而且布置得對美國更為有利。那他就不能只管點火,還要兼顧談判,並促使談判取得成效。

 

()以特朗普對近期香港問題的溫和反應來看,他沒有借題發揮向中方施壓,而是叫香港與中國一道把問題解決。這種取態與反對派一貫不信任中方,不想中方插手香港事務的立場不一致。他似乎在協助中方做善後工作。若不是習特在碰面前已達至某些默契,特朗普是不會在這個時候「賣大包」的。所以我相信今次會面會有成果。

 

()這次會面已有上次臨到最後一刻鬧翻的經驗,雙方都對分歧的所在有更深刻的認識,不可能再有上次那樣的誤會與一廂情願。加上在這段期間雙方互相叫板,把一切難聽的話都已說盡了,現在應轉調說好話了,否則怎把實事做出來。因此,我認為今次會面再度鬧翻的機率已經減低。

 

當然,尚未發生的事總有或然性,中美兩國各有自己的利益,而且內部皆有反對陣營,即使貴為國家領導人,亦不是完全可以自把自為。所以雖然雙方都有達成協議的良好意願,但礙於不同的考慮,這一輪仍談不攏的機會依然存在。但只要雙方都想談,大家就不致於鬧僵,有分歧就留待下一輪會談去解決。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626)

 

 

 

 

相關標籤
施永青          股市          習近平          中國          美國          特朗普                              政治          貿易         

施永青
中原集團創始人
兼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