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香港民心背向的根本原因 12/7/2019

香港回歸22年了。然而,經過這麼多年的不斷努力,中共並沒有改善港人對他的觀感與取態,恐共、反共、仇共的心態可謂變本加厲,而且比以前更加願意用行動去表達。今次反《逃犯條例》運動能發展成這麼大的規模,造成這麼嚴重的困局,就是以這種民間情緒為基礎的。

 

有內地商人對此覺得無法理解。他覺得北京對香港已經不錯,既不用香港負擔軍費,又設計了很多優惠政策協助香港經濟發展,更在政治上提供香港人莫大的自由度,程度是內地人沒法想像的。為何香港人對此還不滿足?

 

他說,早前香港人抗拒大陸他可以理解,因為大陸的確貧窮落後;但近年大陸的經濟突飛猛進,並在不少領域已踏入國際先進水平,內地與香港兩地的生活水平正不斷拉近。照道理,香港人對大陸的抗拒情緒應該逐步減少才是,沒想到近年民心背向的情況竟愈加嚴重。

 

他問我,作為一個對政治有一定關注的香港人,對此有何觀察,可否助他解開疑團?

 

我知道,北京的標準解釋是因為有外國勢力背着地裏搞破壞,力阻香港回歸,要香港成為中國的負累,以制約中國的崛起。但即使這種情況的確存在,亦解釋不了何以外國勢力這樣成功,而一向善於做統戰工作的中共卻這樣失敗。

 

我告訴這位內地朋友,這種現象不容易用一般的理由去解釋,有需要上升至哲學層面,才能闡釋得較為清楚。

 

毛澤東曾這樣說過:「人類的歷史,就是一個不斷從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的歷史。」人類在發展初期,對外在世界認識好少,所以在生活上處處要接受必然的制約,沒有太多的選擇自由。由於不懂得用火,就必然要生食,必然要「日入而息」。由於不明白天為甚麼不下雨,就只能以童男童女去祭天,巫師選中了自己的孩子也必然要接受。

 

人類的生活,不但會受到自然力量的制約,亦會受到社會力量的制約。如中國女性以前要纏足,要從父母之命出嫁。就在不遠之前,中國人也不可以自己找工作,非要國家安排不可。即使到了今天,中國人在生活上的自由空間依然不及西方的自由民主社會。

 

原因是西方社會重視個人的價值;而中國則較重視集體的利益。西方的社會制度對政府的權力有較大的制約,個人的私有產權與基本人權都有較大的保障;但在中國個人利益要服從集體利益,而集體利益的解釋權卻在政府手裏。

 

很明顯,生活在自由社會,人會覺得更有保障,更自由舒暢。即使是內地官員與富商,如果有得選擇的話,他們也會選擇去自由社會生活。因為這是人類歷史的發展趨勢。

 

在必然王國走向自由王國的路上,西方走得比中國快,香港亦走得比大陸前。所以大陸要拉香港回歸就十分困難。若是中共承認自己不足,願意急起直追,香港一定十分歡迎。在改革開放初期,中國再走向自由的步伐邁大了,港人對北京的取態就曾出現過大幅度的改善。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712)

 

 

 

相關標籤
施永青          中國          香港          政府          政治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