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社會和解可先 從家裏開始 22/7/2019

為修訂《逃犯條例》,社會弄到嚴重撕裂。雖然有人提出過不同的和解方案,但雙方都沒法真正坐下來談。反對派雖說願坐下來談,但前提是要先全都答應他們提出的五項條件。建制派覺得,這等同完全跪低,再沒有甚麼好談,只能任人魚肉。再者,反對派自稱沒有大台,亦不打算透過他們主張的民主方式,選出可以代表他們的運動領袖,建制派想和解亦沒有和談的對象。

 

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主流民意都傾向和解,社會卻找不到一條可以走向和解的路。我有一個想法,就是和解可以先從自己的家裏開始。如果連有血緣關係與經濟關係的家庭成員都沒法和解的話,社會和解只是一句空話。

 

就我所見,香港有不少家庭成員在政治議題上都有嚴重的分歧。年長的一輩,基本上傾向保守,亦即是想盡量維持既有的制度,最多做些小修小補,這樣社會要冒的風險輕些。但年輕的一代比較理想主義,心目中早有一套終極方案,他們寧為玉碎,不作瓦全,甚至認為和北京商討香港的前途也是沒有意義的。他們會覺得,與北京交往,等同投降,幾近賣港。

 

近年,香港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愈來愈疏離。平時各有各忙,有空就沉醉在自我感覺良好的網上世界,相互間的交流甚少,不太清楚家庭成員的政治傾向。今次事件鬧大了,影響到大部分成員的實際生活了,加上其中有些成員實際參與了一些政治行動;那就令到在日常生活中,政治議題已避無可避。這時,大家才知道,原來成員之間的看法竟是分歧得這麼嚴重。一碰就各有各的信念,各有各的原則,可謂已接近有你無我的階段。

 

尤其是有部分年輕的態度十分強硬,如果父母不忍氣吞聲少說兩句,他們甚少肯在言詞上先作退讓的。結果,父母在家裏對政治議題,提也不敢再提,但求免傷和氣。

 

但這不是好辦法,因為不把意見講出來,雙方就會存在著愈來愈多的誤會,下次碰撞時,衝突就會更加激烈。

 

我建議那些家庭成員中又有黃又有藍的家庭,為免成員各走極端,變成勢不兩立,可定期在家裏舉行供兩派溝通的家庭會議(或家裏一向有搞)。可以事先約法三章,大家都有權選擇自己想講的議題,每人都有陳詞的機會,別人不可打斷,但之後其他人可以提出不同或相反的意見。發言盡量對事不對人。

 

這樣,正反相方的意見都有機會得到充分表達,誤會應該可以減少。再者,真理愈辯愈明,當大家不但看到對方的原則立場,還可以看到對方的立場究竟是建立在甚麼基礎上,所用的理據與自己的有何差異。這樣大家一定可以對問題有更深入的認識。這是一切社會和解都需要的基礎。

 

我知道,要搞這類溝通會議並不容易,但不搞更不容易和解。家庭和解應比社會和解更有條件,希望家庭先搞起來,逐漸可以發揮社會影響。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722)

 

 

 

 

相關標籤
施永青          香港          政治         

施永青
中原集團創始人
兼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