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貧富懸殊是金融中心特色 17/9/2019

香港的年輕人對社會充滿怨氣。他們不滿社會上貧富懸殊,除了少數人得益之外,大部分都成了受害者,而年輕人更是受害最深。所以他們不惜「攬炒」,也要把這個邪惡的社會推倒重來,按他們的理念重建一個更完美的世界。

 

先不說他們這樣做有多大的成功機會,但有幸生活在香港,實際上並沒他們想像中那麼不好。原因是香港屬全球金融中心之一,而金融業則是資本主義社會裡增值能力最強的行業。這導致金融業有極強的支付能力。它可以支付最高的工資,購買最好的服務,並帶動整個社會都水漲船高。

 

因此,即使擁有相同的知識與技能,在金融中心工作可換取的報酬,一般都會高於其他普通城市。不管你是一個專科醫生還是一個清潔工人,在香港可得到的工資一定高過馬尼拉、曼谷,以至台北等城市。

 

當然,生活在金融中心,難免百物騰貴,生活壓力逼人。但大多數人權衡利害之後,仍會選擇在金融中心生活。香港若是沒有入境管制,世界各地都會有人想來香港生活。我剛從非洲的肯雅回來,在那裡就有很多人向我打聽,要具備甚麼條件才可以移民香港。可見有機會生活在香港實值得慶幸。

 

香港的年輕人可能覺得,沒有理由要香港人與非洲去比;如果要比,我們應該與西方的先進國家比。然而,西方先進國家願意接受香港人移民去他們那裡生活嗎?除了少數富裕階層與專業人士之外,普通香港人他們大都會拒諸門外。

 

況且,即使在西方,一樣貧富懸殊嚴重,199的情況比比皆是。至於政府可提供的社會安全網,香港亦做得不比一般西方國家差。再者,西方的社會福利是靠財政赤字提供的,將來是一定無以為繼的;而香港則是在有財政盈餘情況下提供的,將來可能還有改善空間。

 

因此,年輕人應視有機會出生於香港為一件幸事,「攬炒」之後不一定可以打造出一個比今天更好的香港。

 

年輕人必須明白,香港之所以有今天,是因為我們成功爭取到在國際金融市場扮演重要角色。這令到香港不用有太多的本土資源,不用靠太多的人辛勤勞動,只要能夠在國際金融流通過程中扮演配對與促成角色,就可以大量獲利,提升整個社會的生活水平。香港自己正是這種不公平分配制度下的得益者。所以一旦要減少貧富懸殊,香港的得益就會減少。

 

即使香港的年輕人為了公義願意得益少些,美國亦會不同意。因為美國才是資本主義制度的最大得益者,他一定會全力維護這個制度。美國為資本主義制度訂定一整套遊戲規則與價值理念,並且在全球駐軍,以便必要時出動武力去維護這套制度,其目的就是要令自己可以比別人富裕,所以美國根本不想看到貧富懸殊在世上消失。

 

​​​​​​​香港的年輕人,平時嚮往美式生活,去遊行時也要高舉美國國旗,卻對美國的本質不甚了了,亦對自己的真正處境不甚了了。靠這樣的人之一時勇武,只會為香港帶來災難。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917)

 

相關標籤
施永青          香港          政府          政治          經濟          金融股市         

施永青
中原集團創始人
兼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