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警方有全力止暴制亂嗎? 10/10/2019

與一班商界朋友飯聚,大家心情都忐忑不安。他們不約而同地為香港的前程擔心,憂慮香港是否還會有更美好的明天。其中仍能保持樂觀取態的,只佔少數。

 

我原先是這班朋友中最先為香港潛在的政治矛盾拉警報的人;但整體而言,我並沒有他們那麼悲觀;起碼我並不認為,這場動亂將沒法平息。我相信,即使純靠特區政府的警察,亦足以止暴制亂,毋須出動解放軍。這樣就可以把問題局限於香港,不用把中央政府也拖下水,讓西方有藉口制裁中國。

 

席間,有不少朋友都有以下的觀察:警方似乎尚未有出全力去止暴制亂。若果示威者只是在遠距離擲磚,而沒有設路障阻塞交通的話,警方基本上不會以非法集會與蒙面等罪名拉人。通常,警方會等示威者成功堵塞主要幹道一段時間,並經過多輪警告之後,才放一輪催淚彈去驅散群眾,然後才衝出去隨便拉幾個參與者。被拉到的往往只是一些散兵游勇,並非暴亂的策動者,亦不是進行刑毀最嚴重的人。

 

他們覺得,反蒙面法推出的第一天,本已顯出一定的阻嚇作用,只是警方沒有全力執法,才鼓勵暴亂者故技重施。導致第二天的動亂比蒙面法通過前更嚴重。

 

我問他們,警方這樣做究竟是在消極怠工?還是在執行上司布置的策略?有對警界有認識的朋友說,其實前線的警察,很多都想以更嚴厲的方式對付過度囂張的暴徒,只是上頭要求他們要控制情緒,在時機未充分成熟之前,一定要忍得住。

 

經過一輪討論後,大家因而覺得,並非警方沒法在現階段止暴制亂,而是在等民心逆轉。因為在未獲充分民意授權下,就採用較嚴厲的手段,只會令民意反彈,以及令潛在的政治矛盾將來更難解決。

 

席間,亦有人觀察到,自從蒙面法推出後,上街支持勇武派的和理非確實少了。以致勇武派不得不提升暴力與破壞的程度,以證明蒙面法沒有阻嚇作用;但這可謂正中對手下懷,陷自己於更被動的地位。

 

在重陽節期間,反對派的暴力的確有升級,從只衝擊警方及個別政府機構,到連一些取態與反對派不一致的商業機構也不放過。另一方面,反對派對地鐵與交通設施亦加強破壞,令第二天全港的交通亂作一團。雖然有傳媒把事情歸咎警方應變不力,但明眼人都看得出,這是交通設施被肆意破壞的必然結果。

 

有個別被訪問者,雖說對示威者的行為可以理解,但這只是為求政治正確的表態。如果問民眾想不想明天地鐵通車,大多數人一定是想的。這就等同民眾即使支持示威者的初衷,亦不會支持這類肆無忌憚的破壞行動。原因是這些行為,對運動的初衷有破壞,冇建設。

 

日前,我首次聽到一個一向無條件支持勇武行為的烽煙節目主持人,也不得不提醒勇武派不要再去破壞地鐵設施了。這顯示反對派自己內部也開始有必須與愚昧行為割席的聲音了。這代表運動已出現了轉折點。勇武行為很快會降温,暴亂將無以為繼。

​​​​​​​(轉載自am730C觀點20191010)

 

 

 

 

相關標籤
施永青          香港          政府          政治         

施永青
中原集團創始人
兼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