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C觀點

不用新思维 无法救经济

30/03/2020
Aa
特区政府的防疫与救市政策屡遭民间批评,原因是在环境出现突变的时候,仍跳不出传统思维的框框。以试图立例暂停酒吧卖酒为例,为甚麽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做得彻底一些,乾脆限制没有必要的群体社交接触呢?而是不汤不水,容许酒吧继续营业,却不容许酒吧卖酒呢?
 
 
我相信原因主要是政府财政上的考虑,因为如果不许酒吧营业,政府就责无旁贷,要承担酒吧被禁止营业的经济损失。但如果只是禁酒,仍可营业的酒吧,就有一定的责任去改变营业模式,自找生存空间。後者政府须承担赔偿会少一些;於是就想出这种「缩沙」思维的政策。
 
 
作为政府,在制订政策时,当然要考虑财政负担的问题。但抗疫关乎人民生命,以及疫情过後社会能否如常运作的问题,兹事体大,将它比喻为世界大战也不为过。那就必须特事特办。试想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参战国在决定如何为前线提供军需物资时,会考虑实战的需要,还是只考虑原有的财政预算呢?
 
 
在这种思维下,美国才会决定一次过拿2.2万亿美金(17.16万亿港元),作为挽救经济的首笔拨款。这笔钱相当於美国一年国民生产总值的10%。如果香港也拿10%的GDP出来救市的话,就得先一次过拨2,850亿元。只是特区政府的官员,大部分都没有这麽大手笔用钱的经验;但今次的疫情确实比人们原先意料中严重,不用新思维,根本无法挽救定将严重受损的经济。
 
 
香港没有联储局,但政府有约相等於两年GDP的盈余,一样可以用来买债,以及买其他性质的资产,包括买股,买楼,首要任务是维持资产价格水平,避免出现通缩。只要资产价格不大量蒸发,市民就可以维持消费意欲,并利用过往累积的财富来生活,香港的内需动力就可以维持。97年最伤的地方,是政府没有及早用买资产的方式来阻止通缩的出现,导致市民要捱了近6年的苦日子。
 
 
我这种建议虽有违传统做法,却是最为宏观及易见效的方法。此外,我还建议政府,同时还得向社会上的人与企业进行补贴,让人可以活下去,让企业可以撑下来。这样,疫情过去後,经济才可以迅速复苏。否则,人死不能复生,企业倒闭了亦重建需时,香港可能从此没法重回国际大都会的俱乐部。
 
 
政府可以按各行各业受疫情影响的程度,补贴企业固定成本的差额,前提是企业得继续经营,不许裁员。这样,社会才可以抵受得住疫情的冲击,才可以安稳地度过尽量减少接触的艰难日子。
 
 
这种透过救企业去救个人的做法,好过直接派钱给个人。於个人而言,有工做总好过去领失业金;於企业而言,有得经营下去,才会有翻身的一天。但要这样做,社会亦得不再在先救个人还是先救企业的问题上纠缠下去。
(转载自am730C观点2020年3月30日)
award_hk_premier_brand
award_tb2017_platinum
award_15yrs_caring_co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牌照号码 C-000227
本网页所提供资料仅作参考用途。若因错漏而引致任何不便或损失,中原网页及中原地产概不负责。
使用条款 私隐政策声明 © 2019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查询: info@centamail.com
联络我们
按揭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