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C觀點

人类天性 凶残无道

31/12/2019
Aa

我是一个国际主义者,同时亦是一个人道主义者;我希望世界走向大同,人类以後毋须再为国家民族问题而不断征战,可以集中精力去提升人类整体的物质生活水平与个人在生活上的自主空间。

 

以人类掌握科技的能力,人类有能力善用资源,让所有成员都可以过丰裕的物质生活,只是人类在成长过程中,曾为了争夺天然资源,而变得凶残成性,心底里的阴暗面总是挥之不去。这些潜藏在人类DNA中的劣根性,会反覆主导人类的行为,陷人类於苦难之中。我们若是对此缺乏认识,就没法对这些劣根性加以遏抑,以阻止人类互相仇杀,不断陷入无休止的战争之中。

 

据动物学家珍.古德的长期野外观察,黑猩猩族群会不断有组织有计划地向隣近其他的黑猩猩族群施袭。他们在资源丰富生活无忧的时候也会这样做,反映这种谋害隣族的行为已变成DNA中的密码,成了一种天生的倾向。它的起源或是为了争夺资源,但後来已变成对残暴行为的嗜好。牠们在稳占上风的时候,仍不忘向对手施虐,牠们会挖掉对方的眼睛,掏出对方的心肝脾肺,扯脱对方的睾丸,极尽凶残。所以科学家相信,人类的凶残性格,在人猿时期已开始形成。

 

罗马人东征西讨,打家劫舍,把男的杀掉或卖作奴隶,把女的据为妻妾,还要求斗士互相厮杀,供罗马人悦乐。蒙古人更以屠城的方法来震慑反抗者,以致所到之处皆闻风丧胆,及早投降。如果遇着中国人,那就投降也没有用;秦坑赵卒,凡四十万人(中国当时才二千万人口),一个活口也不留。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最後决定降清,希望为子弟兵换一条活路,但清朝却一个不赦。只是石达开的两个幼子,皮肤面积不够凌迟(要割一千块),所以先把他们养大才施刑。人活着原来是等待凌迟究竟是甚麽滋味,实在不敢想像。在敍利亚内战中,虐待战俘的残忍行为,更令战地记者也不敢描述。真是「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在这种情况下,政治的参与者平时虽然满口仁义道德,情操高尚,但在行为上却是极其肮脏卑劣,凶残失德。邱吉尔有句名言:「政治有如女人的下体,又脏又臭,男人却总喜欢玩它。」

 

香港人过去少参与政治,因为在英治年代,连谈论政治也是一种禁忌。所以一旦解禁,就受不住诱惑,全情投入。他们很容易陷於理想主义,以一厢情愿的方式去参与这种极其肮脏的活动,怎会不受欺骗?

 

阿拉伯之春初期,中东的年轻人何尝不是一腔热情地投入,到发现自己投入的原来是一场代理人战争时,自己的国家已经撕裂,内战不断,经济从此一蹶不振,人民苦不堪言。希望香港不用步阿拉伯国家的後尘!

(转载自am730C观点20191231)

 

 

 

 

 


 

award_hk_premier_brand
award_tb2017_platinum
award_15yrs_caring_co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牌照号码 C-000227
本网页所提供资料仅作参考用途。若因错漏而引致任何不便或损失,中原网页及中原地产概不负责。
使用条款 私隐政策声明 © 2020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采用无障碍网页设计,任何问题均可查询: info@centamail.com

联络我们
按揭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