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C觀點

从疫症蔓延看全球化

25/03/2020
Aa

年轻的时候看马克思的理论,由於缺乏社会实践,所以对光从文字上接触到的理念,都只是一知半解,或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譬如: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的根本矛盾是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个人所有制。当时对两者何以有这麽大的矛盾,实在不甚了了。直到後来出社会工作後,才有机会在实践中体会这种说法的基本内涵。

 

不过,今天不谈这个问题;今天我谈的问题,正好是我从这个理念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我把当今世界的基本矛盾理解为:人类在经济发展上走向全球化的同时,政治上却停留在民族国家的运作模式。

 

经济发展上的全球化,其实即生产的社会化的进一步发展。今天的大企业,无不以服务人类为目标。苹果生产iPhone,不会只想卖给美国人,而是想卖给世人。不管甚麽国籍、甚麽肤色、甚麽信仰,拿得出通用货币的,苹果都视为服务对象。Samsung与华为如果不这样做,就发展不到苹果一样的规模,就没法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优秀人才无不想去发展潜力大的机构工作),亦没法吸引来自全球的国际资本。有了这些基础,大企业才可以拨出足够的资源在科研上作投资。

 

大企业除了有全球化的愿景、全球化的人才、全球化的资金与全球化的市场外,还有全球化的生产基地。哪里的生产成本低(包括工资地价),容易采购到廉价的原材料与所需的零部件,就去哪里生产。Tesla在中美关系恶化的情况下,一样选择去中国大陆设厂。Elon Musk若不作这样的选择,他的产品就可能在全球失去竞争力。

 

一个企业若不想沦为全球化企业的附属企业,让大企业剥削自己的剩余价值,唯一的出路就是走向全球化。

 

然而,我们这个世界,在政治上仍是由民族国家所组成。各国有不同的国民,非我族类在政治上没有平等权利。有了国民身份才有选举权,如果光是一个人,则连居住权、工作权、迁徙权也没有。所谓人权只是一句空话。《二十一世纪资本论》的作者皮克提认为,让人类都可以自由迁徙是解决贫富悬殊的有效方法,但有民族国家存在,自由迁徙就不可能成为事实。因为国与国之间的利益不一致,政治家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要保护本国利益,令自己的国家比别国更富强伟大。

 

今次新冠肺炎肆虐,突显了民族国家的利益冲突。被感染的国民可以回国,但从其他疫区来的外人,即使有健康证明书,也休想入境!自己国家口罩不够,别国的口罩途经自己的国家也可能被扣留,疫情紧张,道义就迟一步再说。此外,封关後才意识到国际分工会影响到关键时刻无法自给自足,性命攸关。究竟人类应退回闭关自守,还是把全球化扩至政治层面?这个问题回答容易,却举步艰难。

(转载自am730C观点2020325)

award_hk_premier_brand
award_tb2017_platinum
award_15yrs_caring_co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牌照号码 C-000227
本网页所提供资料仅作参考用途。若因错漏而引致任何不便或损失,中原网页及中原地产概不负责。
使用条款 私隐政策声明 © 2020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采用无障碍网页设计,任何问题均可查询: info@centamail.com

联络我们
按揭计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