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永青-C觀點

宜在2047年 再加50年不变

14/10/2019
Aa

按特朗普的说法,他看到近日香港示威人数已远比初期少,情况应该在降温;中美谈判有进展应对香港事件有正面的影响。他的观察与我上周在本栏的估计脗合,相信社会上的暴力事件将不会进一步恶化,香港人应很快有较安静的日子过。

 

然而,若果这次社会事件中暴露出来的问题得不到恰当处理的话,社会矛盾只会持续发酵,到下次爆发时,香港所受的伤害会更加严重。届时,中国想充分利用香港的特殊地位就会更加困难。

 

今次社会事件的特色是参加者多为年轻人。有人说,这是因为年轻人少不更事,容易被人煽动。这无疑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果不深入去了解年轻人为何不满,以及设法改变年轻人容易被煽动的气候环境,这样的事情今後还会一再出现。

 

据我观察,年轻人之所以这麽积极参加这场政治运动,是因为他们觉得前程没法确定。他们现在才十多二十岁,到2047年亦不过四十余岁,正值盛年,但一国两制却可能在那时结束。他们不知道以後会在一个怎样的社会环境里生活。

 

邓小平当年就是体谅到香港人对中国的一制有顾虑,才提出一国两制作为过渡方案的。这个方案成功令很多香港人继续留港发展,令香港的繁荣可以持续到97之後。

 

如果一切发展顺利,北京以为香港人会愈来愈接受一国的制约;但现实却是香港的年轻人比上一代更抗拒中国的一制。先不管这种想法是否正确,现实是绝大多数年轻人都持这样的想法。而且,这种想法已融入年轻人的思想体系,很难以个别观点的方式抽出来清洗。以特区政府做思想工作的能力,相信在短中期里很难改变年轻人的想法。

 

摆在中央政府面前有3种选择:①坚持原有的一国两制做法,不作重大改变。②改行一国一制,以对付新疆、西藏的方法对付香港的分离主义者。③参考邓小平处理香港问题的想法,在2047年後再加一个五十年不变,直到2097年。

 

第一个选择其实一直在用,已证实成效不彰。第二个选择,势必引来西方的抵制,令香港原有的特殊地位没法得到充分利用,代价很大。第三个选择虽好像在退让,但若处理得法,可带来多赢的结果。它的好处有:

 

(i)这等同提供给香港人一段更长的後过渡期(由现时至2097合共有78),如果继续实行一国两制,当可重燃香港人对美好将来的希望,令社会的注意力集中在对未来的规划,而不是纠缠於过去的谁是谁非,有利於淡化眼前的社会矛盾。

 

(ii)可以全面重新制订後过渡期的管治模式,以更适应香港的政治现实,避免重犯前过渡期的错误。此外在草议修订基本法的过程中,可以令中港双方都要清楚自己应怎样定位,才可以令双方的关系可以协调,产生合作互利的效果。

 

(iii)再次为和平统一台湾起好的示范作用。

​​​(转载自am730C观点20191014)

 

award_hk_premier_brand
award_tb2017_platinum
award_15yrs_caring_co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牌照号码 C-000227
本网页所提供资料仅作参考用途。若因错漏而引致任何不便或损失,中原网页及中原地产概不负责。
使用条款 私隐政策声明 © 2020 中原地产代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采用无障碍网页设计,任何问题均可查询: info@centamail.com

联络我们
按揭计算机